昨日,北京站出租車候車區,入口處擠滿了等候打車的人。昨日下午,北京西站出租車候車區,乘客排隊等候打車。昨日,北京站出租車候車區,前來載客的出租車很少。
  昨日是春節長假後的首個工作日,凌晨起,北京降下入冬以來的首場大雪,在緩解多日乾旱的同時,也給春運後返京乘客帶來不便。新京報記者探訪多個火車站,發現在北京西站、北京站的出租車候車區,均排起百餘人的長隊。
  北京站一位停車管理員稱,這麼長的隊伍並不常見,平時有排隊情況,但一般十幾分鐘就能上車。“春運期間是例外,客流量本來就大,這一下雪,就更嚴重了。”
  多名出租車司機說,大雪天路況較差,容易出事故,郊區的司機不願外出拉活,“下雪天,公交走得慢,晃悠到城裡得三四個小時,一天就沒剩下啥時間跑車了,剛好這又是過年,乾脆就不上路運營了。”
  市交通委運管部門表示,昨日共調動20家企業,4260餘輛出租車保障場站滯留旅客疏散。北京一家大型出租車公司負責人稱,公司會在節假前或者雨雪天氣來臨前,要求司機去某個車站載客。不過,他也坦言,對於未按要求去載客的司機,公司並無硬性的罰款措施。
  ■ 探訪
  【北京站】
  百人等候 5分鐘僅來3輛車
  昨日上午,天空仍飄著雪花。北京站廣場的出租車候車區,候車乘客最少的時候有七八十人,最多的時候有二百餘人,隊伍排出數十米遠。這些候車乘客大多戴上帽子擋雪,手中拉著行李箱,或提著包裹,不停地跺腳取暖,不時伸長脖子看前面隊伍的情況。
  相比之下,前來候車區拉客的出租車卻很少。很長一段時間內,只有不足10輛車。據記者統計,昨日上午9時50分至9時55分,5分鐘內,僅來了3輛出租車。
  安徽籍在京務工者劉宇和女朋友站在隊伍里,凍得直哆嗦,“過完年回來帶的東西多,坐公交不方便,地鐵那也正排長隊,想著打車回住處。”劉宇說,可等了20多分鐘,還沒能打到車。
  隊伍旁邊,有“攬客者”小聲喊:“打車了,不用排隊。”部分候車乘客見狀,加價隨這些司機離開。
  【北京西站】
  排隊到上車約需42分鐘
  北京西站有兩個出租車候車區,分別位於地下一層和地下二層。昨日,地下一層的候車區排著七八十人的隊伍,地下二層的候車區由於更靠近出站口,打車的人排成了4隊,粗略估算有百餘人。
  比起百餘人的等候隊伍,候車區的出租車卻只有十幾輛。出租車開往候車區的速度,與新增乘客速度相當。昨日下午1點至4點,北京西站地下二層出租車候車區,一直排著4隊人。
  據記者統計,一名乘客從開始排隊到坐上出租車,平均約需用時42分鐘。北京西站一位出租車管理員稱,如果在平時,“最多十幾分鐘就夠。”
  乘客魏先生稱,自己從長沙來北京,火車晚點了一個多小時,“帶東西多,不想擠地鐵”,“沒想到打車也要排這麼長時間。”
  相對於排隊,記者試著用軟件打車,5分鐘之內,便有司機響應。大約過了10分鐘,記者成功上車。司機吳先生表示,當時,他正好開車路經此處,便應召了,“一般我不願意進西站,進站時不知道要等多長時間,車少時十幾分鐘就能拉上人,車多時有時要等上一個多小時。”
  【北京南站】
  等候10餘分鐘即可打到車
  相對於北京站、北京西站的難打車,北京南站相對容易。
  昨日下午1時30分,北京南站東、西兩停車場的出租車候車區,數十輛出租車排隊等候載客。旁邊的候車通道里,分別排著近百名乘客。不到5分鐘,兩候車區的幾十輛出租車將大部分乘客拉走。
  “最後幾輛車,請大家有序排隊。”北京南站東候車區,出租車停車場一名工作人員看車越來越少,而幾名乘客想要插隊,便上前維持秩序,“別搶,慢慢等車。”
  東候車區的最後一輛出租車開走後,仍有幾十人未能上車,繼續排隊等待。不過,10分鐘內,兩出租車候車區又分別有數十輛出租車相繼開來,將等候的乘客拉走。
  此時,候車區內已無乘客,“人等車”變成了“車等人”。
  記者統計發現,昨日下午1時30分到下午3時,一個半小時內,平均每位乘客在候車區等候10-15分鐘,即可成功打到出租車。
  ■ 個案
  扛行李步行三公里打到車
  來自安徽、在北京工作的王津介紹,昨日凌晨1時許,他乘坐的列車到達北京站。下車後,他直奔出租車候車區,打算打車到左安門附近的租住地。
  “打車的人特別多,出租車出奇的少。”王津稱,到達候車區後,他吃了一驚,“數百人等待零星開來的幾輛出租車。”
  發現人多車少,王津便扛著20多斤重的行李,向北京站旁邊的擺渡車走去。“烏壓壓的人一起向擺渡車擠,根本坐不上去。”
  看著車廂里幾乎被擠成紙片人的擺渡車,王津放棄了。
  他決意扛著行李邊走邊順道打車,“我在建國門南一打車區等了10分鐘,一輛出租車也沒有。”
  見無車可打,他又扛著行李一路向南走,每逢路口,便停下站會兒,伺機打車。
  走了3公里後,王津步行至幸福大街時,一輛出租車駛來。王津舒了口氣,趕緊攔車。
  此時,王津在風中已走了40多分鐘。
  凌晨等兩個半小時打上車
  與王津邊走邊伺機打車不同,來自河南周口的邢女士選擇在候車區等待。
  昨日凌晨1時許,她在北京西站下火車後,就帶著行李一路小跑向出租車候車區沖。“候車區足足有500多人候車。”邢女士稱,她站在了隊尾,但並未看到有出租車駛來,“足足等了半個小時,隊伍沒向前挪動一步。”
  邢女士介紹,因無車可打,候車區鬧哄哄的,有乘客開始與調度人員發生爭執,甚至大吵大鬧,要求調出租車。
  鬧哄哄的現場,出租車零星地駛來,使邢女士很無奈。“此前在西站打車,最難打車的時候,也曾見過幾分鐘來三四輛或五六輛車。”邢女士稱,但她從未經歷過以小時為單位的排隊過程,“有時候一二十分鐘才來一兩輛。”
  邢女士說,等車的過程中,她“腳都木了,人也木了,只是機械地排著隊,向前挪步子。”
  凌晨3時40分,夾雜在罵罵咧咧的人群中,已經等候了2個半小時的邢女士終於打上一輛出租車。她笑稱自己“運氣不錯,沒有等到天亮。”
  ■ 探因
  雪天怕事故 的哥不出車
  昨日下午,記者詢問了多名出租車司機,其中6人當天當班,這6名的哥中,4人是房山的,1人是密雲的,另外一人在大興居住。
  結果顯示,昨日僅有大興的這名的哥上午10時後出門運營。
  “不敢開啊,下大點的雨都怕出事故,更何況是下這麼大的雪。”家住大興的的哥劉洪來稱,出租車出事故比私家車更麻煩,不但修車需要花費,出事故後,出租車公司往往會要求的哥停運學習,“一來二去,耽誤個一周時間都下不來。”
  劉洪來介紹,出租車司機背的有車份錢,出了事故,不賺錢,還要持續往裡面賠錢,所以每逢惡劣天,的哥基本都不願意上路運營。
  家住房山的的哥王繼磊介紹,除了擔心出事故,越來越多的的哥住在郊區,客觀上也會加劇雨雪天氣的打車難,“我們平時從家到城裡,坐公交,需要兩個多小時,下雪天,公交走得慢,晃悠到城裡得三四個小時,一天就沒剩下啥時間跑車了。”
  多名司機稱,下雪天,連私家車都怕剮蹭出事故,不願意開車上路,更何況出租車,“這不是強逼的事。”
  昨日,記者在各車站遇到的多名司機稱,像這樣的雨雪天氣,在路上跑的大多是大班(一個班運營24小時,乾一天休一天)司機,因為這樣的的哥如果休息一天,就意味著3天沒錢賺,而單班車司機和小班(只跑白天或者只跑晚上)司機則機動些,這會兒很少上路運營。
  車站排隊時間長 司機不願去
  除了雪天出租車少外,客流量太大,以及出租車在火車站排隊時間長,管理混亂也是主要原因。“很多車沒運營,又遇著返京高峰,這就顯得打車難矛盾凸顯了。”房山的的哥王繼磊分析。
  北京站一位停車管理員稱,這麼長的隊伍並不常見。“平時北京站上午到的火車會多些,打車乘客一般十幾分鐘就能上車。”但昨日打車需排隊近一個小時。
  “往年春運也有排隊的。”該管理員介紹,春運期間是例外,客流量本來就大,“這一下雪,就更嚴重了。”
  此外,昨日,多位的哥表示,因為在火車站排隊時間長、車站管理混亂等,大多的哥不願去火車站拉活。
  “北京站、北京西站是最亂的。”司機吳先生稱,平時,這兩個火車站旁常停著出租車,“起步就要50,也沒人管。”不但有正規出租車違規運營,“這兩個站規矩也多,有些地方不能停,下車區不能拉客。”吳先生介紹,“這兩個站管理最嚴格,動不動就罰款。”
  “去西站拉活,大多時候都要排隊一個小時左右。”吳先生稱,“要是拉一個去公主墳的近活兒,等於賠錢。”
  新京報記者探訪的出租車司機中,部分司機稱,與北京西站等相比,他們更願意去北京南站拉客。
  首汽一名楊姓司機透露,北京南站相對管理完善,出租車秩序井然有序,車輛進入載客區15分鐘以內即可拉到活兒,而北京西站往往需等待30分鐘以上。
  ■ 舉措
  出租車公司為場站排班
  市交通委表示,昨日,交通委運管部門共調動20家企業,4260餘輛出租車保障場站滯留旅客疏散。
  “前天排隊等車的人更多。”北京西站一名出租車管理員說,昨日,他們跟出租車公司聯繫,調來了一些出租車,但因返程高峰加上雪天路況差,仍未能徹底緩解打車難的情況。“如果調來過多,社會上的出租車就少了。”
  北京一家大型出租車公司負責人稱,每逢節假日和雨雪天氣,北京市交通委會提前安排,要求各大出租車公司協調排班,保證各場站出租車交通需求。“這個措施好多年了。”該負責人稱,出租車公司會在節假日前或者雨雪天氣來臨前對司機作出要求,規定某一天某個司機要去某個車站載客,“不過對於是否進站載客,出租車公司對司機沒有硬性的罰款措施,只是每年公司的考核、評優評先進,會著重考慮這些因素。”
  昨日,司機吳先生被公司要求前往北京南站拉活,“拉一次兩次都行,但必須去,我大早上不拉活就要跑到南站。”對此,吳先生坦言,自己並不是很願意去,“被調的司機大部分是黨員或先進員工。”吳先生說,“有的司機被要求了也不去,沒這個義務。”
  ■ 建議
  為的哥上極端天氣車險
  據報道,目前,北京市交通部門在研究建立極端天氣政策性車險的補貼機制,如果在惡劣天氣條件下出現一些不可抗的事故,將由保險公司來承擔責任,減輕司機個人的負擔壓力。
  2013年5月,北京市發改委委員李素芳曾表示,極端天氣打車難,往往是因為在惡劣天氣下,司機拉活兒時一旦出現事故,不但面臨較大額度的賠償,還面臨著公司的罰款,所以他們惡劣天氣下出車的積極性不高。
  昨日,的哥田先生稱,目前並沒有聽說這個政策實施。“我們就有一個公司買的車險,不管在任何時候,只要出事故都會有補貼。”但這個補貼較少,“針對極端天氣的車險補貼還沒有。如果能有這種車險,雨雪天氣出事故能賠得多,估計很多的哥都願意出去拉活。”
  用軟件打車成功率較高
  記者體驗顯示,與花幾十分鐘排隊相比,軟件打車顯得更方便。
  昨日,新京報記者在北京站、北京西站,使用打車軟件,均成功叫到出租車。和司機取得聯繫後,只要約定地點,便可打車。在北京站,記者從使用軟件打車,到坐上出租車,共花費12分鐘,其中,從北京站到約定地點占了大部分時間。
  記者體驗中遇到的的哥吳先生稱,只要不進火車站候車通道,約在站外邊,一般的哥都很樂意前往接活。在北京西站,記者和吳先生約在站外,8分鐘後便成功上車。
  “站外本來不讓拉私活,逮到了會罰錢,但只要有你手機號就行,這算接人。”吳先生稱,相對於進站拉活,他更願意選擇用軟件接活,“進候車區,指不定排多長時間。”
   A06-A07版採寫/新京報記者 李寧 申志民 張永生 郭超 A06-A07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吳江  (原標題:返程高峰逢初雪 火車站打車難)
創作者介紹

粉刷

qb60qbz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